我對文章的順序做了一些更動,針對目前比較有想法的主題先做論述,因此我將這個主題挪至此系列的第三篇,淺談,Youtuber 這個行業(三):知識型創作者的未來 會結合我個人對知識型頻道的想像及線上比較主流的幾個創作者,討論知識型創作者在未來可能的發展走向。

圖片來源:Google

什麼是知識型創作者?

目前,對這個名詞並沒有很明確的定義,廣義來說若符合以下定義的就可以算是知識型創作者:頻道主要方向不是以搞笑娛樂為目標,而是透過頻道節目傳遞知識知識型創作者中的始祖就是阿滴英文,作為臺灣百萬級Youtuber中,唯一的知識型創作者(英文教育),更顯得難能可貴。另外,也有像以有趣的旁白配上精緻的動畫製作主題式影片的臺灣吧,科普化學冷知識的啾啾鞋,分享書籍影評的囧星人等,有興趣知道更多的人,歡迎看這篇阿滴所整理的文章。我也必須事先聲明,無論是哪一類的創作者,整個過程都需要花非常多時間去消化、編輯腳本、拍攝和後製。備註:在接下來的文章所提到的創作者,都是指知識型創作者。

目前的困境是什麼?

我認為這個問題,也是非常多創作者非常關心也亟欲解決。答案不難得出,主要可以被歸類成:(1)不想看(2)好無聊(3)很生硬(4)現在用不到關於這樣的現象,我們可以從「我們為什麼會使用Youtube?」談起。根據一份由Youtube Pluse及益普索市場研究 (Ipsos) 進行的台灣《YouTube使用行為大調查》,臺灣使用者平均每週花14.6小時在觀看Youtube,有81%的人是為了放鬆,61%是為了打發時間,46%的使用者是為了跳脫播放時間而使用平台觀看電視節目。不出所料地,絕大部分是為了娛樂用,而這也跟Youtube本身的平台定位是一致的。綜觀下來,在以娛樂影音平台定位的Youtube上,製作知識教育類的影片,在先天上本來就是一個不利因素,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對這些創作者們,獻上很高的敬意。

知識型創作者的優勢

當然,有劣勢同樣也就有優勢,作為知識型創作者相比一般生活、娛樂類而言,有以下的優勢(這些優勢換個角度也可能會成為劣勢):

(1)受眾明確:以阿滴英文為例,他們希望能夠讓大家輕鬆學好英文,在他們的核心受眾裡面,就會有相對明顯的特質及定位,如:升學階段的學生、有志想加強英文的人…等,再加上其他對每一集主題感到興趣的觀眾,新進的群眾。

(2)內容廣泛:這應該不用多說明,畢竟知識無限,只是在於這些內容能不能夠被轉換或重新編輯成影片。

(3)有價值的內容:這邊並非指其他類別的創作者內容就是沒有價值的,但是比起生活、娛樂類的創作者,知識型創作者所產出的內容是可以被轉換成實際價值的,直白一點就是錢。以目前最常見的訂閱服務為例,有許多創作者正是透過提供訂閱戶有價值的內容,換取另一條能讓頻道經濟自主的收入,我在前面的文章有對此做過簡短的說明,有興趣的歡迎再閱讀前面的文章。

知識型創作者的未來

接續上述的內容,我認為知識型創作者的未來會朝著以下幾個方向發展:

(1)讓知識變成習慣,讓習慣融入生活知識型頻道一直以來被認為因為距離感及內容無法有效聚集群眾,因此我想所有創作者們也都在思考如何創造出「有趣」、「平易近人」但「有品質的」內容,甚至是透過不同的方式,讓觀眾能更常將生活連結到頻道。以阿滴英文為例,除了開發像是「找出生活中很奇怪的翻譯」、「十句常用英文系列」、「彈琴猜歌/歌手系列」和「每日一滴」等,讓英文能夠與生活更緊密連結,也呼應到他的核心概念-輕鬆學英文。另外,從阿滴英文的訂閱服務也能夠發現整個團隊在內容的多元性,也有很多的變化,像是每月的小刊物、周邊商品、Podcast。

(2)自產內容到內容策展的時代

首先,我必須先定義何者為內容策展(Curation),這個名詞在近幾年起異軍突起,成為了許多領域的熱門話題之一,然而,這邊的策展與藝術領域提及的,是不同的。此處我所引用的定義是來自於 CURATION策展的時代:「串聯」的資訊革命已經開始!為一則訊息、一件作品或一個商品,篩選資訊、賦予脈絡、創造情境,並且提出看法、重組價值、分享串聯,就是二十一世紀的策展(curation)。


Youtube的出現,給了許多創作者平台發展自己的內容,也破除了傳統媒體過往的壟斷,一般而言,多數數位媒體的發展為:蒐集內容->自產內容->策展媒體(品牌)對Youtuber而言,第一個階段會在準備影片內容時被內化,因此整個頻道的發展就是直接由第二個階段開始,隨著訂閱人數、點閱率及內容量的增加,整個頻道就會像是一個檔案庫,對於創作者而言,這個階段便會開始思考-我可以再給我的觀眾什麼東西?我可以如何為我的影片加值?這也是我接下來想談的議題,以臺灣的市場而言,訂閱數的天花板相比其他國家低了許多,另外隨著訂閱功能的普及、Youtuber人數的暴增,也會開啟另一波的大亂鬥時代。

如果我們將Youtube平台上的所有內容,視為整個資訊媒體大環境的縮影,那麼要如何在各類不同的影片中脫穎而出,就成為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如果我們套用購物網站的邏輯,對於知識型創作者而言,除了在適當的時間點推出合適的內容,也要思考如何讓舊有的影片能夠不斷地被觀看。

由於目前所有影片的顯示,都是由演算法決定,而演算法的結果則是根據每個人使用習慣而異。換言之,每個人所能看到的內容是很有限的,這也是為什麼有許多的創作者都會將「開啟小鈴鐺,接受通知」作為每支影片的必備標語之一。這邊再以阿滴英文為例,十句常用英文系列,我個人認為是非常有潛力的,但是這類型的影片需要在「對的時間」或是「被需要的狀態下」才能發揮最大作用。

舉例來說,當今天你要過海關,你可能才會開始擔心:「過海關需要用到哪些英文?」或「我需要知道哪些相關文件的英文」。也就是說,這類的影片的價值會在於-能否被搜尋到?另外,對於已經發展較為穩定的創作者而言,他們也可能會思考-是否要跳脫Youtube成立自己的頁面?這裡所指得並非是要兩者擇一,而是透過自製平台的出現,將主導權再從科技公司的手上拉回,畢竟寄人籬下,總是得隨波逐流或是,這也是唯一能確保頻道生存的方式。我個人也認為以阿滴英文品牌的成熟度,在未來,他們是非常有機會跨足「教科書」、「英文雜誌」等領域,合作的方式可能並非完全自製內容,而是與傳統的出版商、雜誌社配合,透過阿滴英文的品牌、想法去改變或推出更能被年輕一代所接受的產品。

(3)品牌化的時代

對於所有的創作者而言,拍影片拍久了一定會有個瓶頸或困惑,他們也需要額外開展新的發展方向,才能夠創作者自身的長久發展,正如同一個公司,在大環境的改變下,也會面臨到定位、轉型的問題。雖然囧星人之前的例子引起了不小的討論,但不可否認地在嘖嘖平台上的「囧說書」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囧星人放棄了原先的訂閱制,改在募資平台上發起這個活動,透過與不同作家的合作,將內容擴展至更大的一個範圍。再舉一個例子,致力於推出兼具資訊與娛樂性的數位內容的臺灣吧,除了原有的影片點閱、訂閱服務及商業合作,也在自家官網上建立了自己的商城,商城的收入雖然不如訂閱穩定,但這也是其中一個將自己的品牌植入用戶的生活。這些建立於老本上的新枝,一來不外乎是為了穩固自己的資金來源;二來則是必須要主動走入觀眾的生活並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就如同,提到化妝品,你的腦袋可能會出現某些特定品牌及其產品,透過這樣的連結將頻道內化於個人的生活。

結論

Youtube終歸而言還是一個娛樂平台,如何將知識以輕鬆的方式呈現並同時又能夠帶給觀眾收獲始終都是個難題,再加上觀看群眾的限制,讓知識型頻道相對難以生存。但是,根據前面幾例看來,知識型頻道卻具有很大的能量獨立生存,一則需要仰賴原先Youtube頻道,再則透過另闢平台或渠道的方式,打出自己的一片天。最後,我認為無論是哪種類型的創作者,也都應該要思考如何讓影片免於「一次性」,透過策展的方式,讓同一支影片在不同的時間點、狀況能夠重複被觀看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Posted by:Yo Chen 宥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